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Bioinformatics home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牛人高考作文  

2010-06-28 22:57:0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呱呱小儿,但饮牛湩(dòng),至於弱冠,不明犍状。佌佌(cǐ)之豚,日食其羓(bā)。洎(jì)其成立,未识豜豭(jiān jiā)。每啮毚(chán)臑(nào),然竟不知其夋兔(qun,同狡兔,见韩愈之《毛颖传》)之三窟也。方彼之时,窋(zhú)诧之态,非闠闠(huánhuì)之中所得见也。

  今北方久熰(ōu),瀵(fèn)氿(guǐ)甃(zhòu)眢(yuān),坌(bèn)坲坲(fó),焘天幠(hū)日。土地皴崩,罅可容人。南疆霶霈,洚水肆虐,当此之滈,茅舍尽走。欲苫(shàn)不能,啼口立(同泣)啾啾。

  凡此异态,非天之咎。

  君不见斵(zhuó)楩(pián)焚樟,岵(hù)之为屺(qǐ),睇眄(miàn)之下,万山尽屼(wù),百尺篔(yún)簹,化为竹著。於彼幼蛇,匌(gé)不盈寸,巴蛇王虺(huǐ),尽化柈(pán)馐。玈(lu)气烰烰,上格瑶池,贫地徕贾,以丰其赀(zī)。然千丈方圆,莱菔不生,九天之上,星河不见。

  呜呼!漫山设棙,遍地尽罘。此天灾也?人祸也!河海黟(yī)然,浊水仍倾,此天灾也?人祸也!斵木[算刂]竹,彍(guō)弮(juàn)待兽,以至鹿不得走,翬不得飞,蚁不得宭(qún),髬髵不见。此天灾也?人祸也!

  翕合沴(lì)气,终日涽涽。天不复蓝,水不复清。未有乌云,天何暝暝?赤乌既出,焜耀无复。看天下,鸟飞不下,鲜见狉狉,当此之时,何处貣青天?

  所幸者,人知之也,人更之也。然,上作网法,下偩几何未可知也。

  今天下多灾。北国井冞(shēn),阵主复至,当与孔张俱歾(mò)。南域之霖,大禹洊存,只得扼腕而叹息。人不咎己而咎旱魃,不诮(qiào)己而诼共工。未之可也。闤闠所趋,不可恈恈。当思子孙后代,人己知之。然行之效,则体躆庙堂者思之,媕娿(ān ē)之徒,弃不婟(hù)嫪,国之大蠹,捐而必究。

  吾所思者,河泮水墺,杨槐蓁蓁,町疃(tuǎn),柳榆其秝(lì)。苾葌柅柅游屮(chè)葳蕤,见柳而人不攦,视草而众不蹸,日驾双軑(dai)之车,斐斐闾巷之间,目不复睺,鼻不再鼽(qiú),鸟不惊人,鲋游沴然。

  人者,天地孕育。今其反万物,此獍也。今其不宜瞡瞡,遗祸搙孙,当修长远之道以藾万世。

  今吾执笔於此,所思者,舍旁早蟠一株,今当唪唪,攲枝水上,当复驾舴艋,扌玄其落桃,投於苙。坐银杏树下,观儿童嬉於树下,延於砖祴(gāi),搤(è)腕而惜水中未置菱藕几株。燠(yù)热之时,而可摘菱冣(zuì)菂,爇之为饘(zhān),以奉亲房。

 

译文:

呱呱哭啼的小儿,只知道喝牛奶,到了成年时却不知牛是什么样子。(人们)每天都吃着幼小猪崽的肉,等猪崽成年长成健壮的大猪后却不认识了。经常吃着煮烂的兔肉,却不知狡兔三窟的典故。而狡兔之窟中错综惊奇的形态,也是在闹市街区所看不到的。
  
  现在北方已经大旱很久,几乎都快要燃烧冒出烟来,本应从地下以及井的侧面涌出的水源也都干涸枯竭。尘埃(聚集),尘土飞扬,遮天覆地。土地也干裂破败,其中的裂缝(几乎)可以容下一个人。而南方则大雨瓢泼,洪水肆虐,在这样凶猛的洪水里,茅舍房屋尽数被冲走,人们连用来遮盖身体的东西都没有了,只剩下哭泣。
  
  (可是)造成这样的后果,却并不是老天的责任。
  
  难道你没有看到(人们)砍伐、焚烧树木和植被,让本来长满花草树木的山成为寸草不生的秃山吗?放眼望去,满山都是石头,本来高达百尺的竹林,现在也低矮如草。至于幼蛇,长度还不到一寸,而大蛇们也都萎靡颓败,最后成为了盘中的美食。黑气升腾,直达瑶池,贫穷的地方却招来富商巨贾压榨(人民)的钱财以充实自己的腰包。方圆千丈之内,连萝卜都不生长,天空也再看不到星河。
  
  唉,漫山遍野都是捕猎动物的陷阱罗网,这难道是天灾吗?这是人祸!河水污浊发黑,却仍然在遭受污染,这难道是天灾吗?这是人祸!砍树伐竹,随时张开弓等待着猎捕野兽,导致鹿不敢出没,飞鸟不敢飞翔,连虫蚂都无处可居,猛兽更是消失不见,这难道是天灾吗?这是人祸呀!
  
  水气闭合,终日昏黄不堪。天不再蓝,水也不再清澈。明明没有乌云,天空却为何昏暗一片?看天下的鸟儿不再飞翔,兽群不再走动,这个时候又怎么能够去责怪老天呢?
  
  值得庆幸的是,有人还是知道这一切,并且原因改正这一切的,但是上面虽然做了一些规定,但下面究竟又到何时才会依照执行呢?
  
  现在天底下多灾多难,北方的井已打得很深了,哪怕阵主(个人认为是个人名,或者特指,与后面的大禹呼应)归来,也无济于事。南方洪涝,就算大禹尚存人间,也只能扼腕叹息。人们不责怪自己,反而责怪旱魃,不责备自己,反而诽谤共工。闤闠所趋(大概是社会世态如此),不能因为喜欢就想拥有。应当为子孙后代着想,而真正执行的方法方式则应该由执政的人去考虑,没有主见的人,弃之不可惜,国家的蛀虫,则应当废弃并追究责任。
  
  我所想要看到的是宽广清澈的河水,人们临河而居,杨槐茂盛,田舍旁的空地上平坦通途,柳树榆树分明可辨,芳香的兰花和柅树遍布在茂盛的草丛之中,人们看到柳枝不去折断它,见到小草不去践踏,人们每天驾车行走在邻里柳巷之间,目光明澈,不生疾病,鸟不惊人,鱼游顺畅。
  
  人是天地所孕育的,现在却反而去毁坏天地万物,这与噬夫食母的獍又有什么区别呢?(我们)现在不能再目光短浅了,应当着眼于长远的未来以庇护后世。
  
  我今天在这里提笔写下我的梦想:(我)要在屋旁种一株桃树,(每日)(在树下)诵读诗书,折下水上倾斜的枝条,坐上一叶扁舟,用它去打落树上熟透的桃子,装在竹筐之中。然后坐在银杏树下看孩童玩耍嬉戏,听那奏响的乐曲,然后在水中种上几株菱藕,等到天气转暖,摘下菱藕做药,熬成粥给母亲喝下,以尽孝心。”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2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